南昌眼科医院哪家比较好,南昌眼科医院最好的是哪家,南昌眼科医院哪个比较好

南昌眼科医院哪家比较好,

  CBA首席经济学家谈澳洲经济:新财年楼市、出口和消费会怎样改变?

  澳大利亚的2016-2017财年于6月30日结束,在过去一年中,澳洲经济运行情况如何?在未来的一个财年,应对澳洲经济抱有怎样的期待?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 首席经济学家 Michael Blythe接受了CBA旗下的证券公司CommSec市场分析师 Steven Daghlian 的访问,对上述问题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商品价格是上一财年最大经济利好

  Daghlian:让我们先来做一个回顾。在上一个财年伊始,你曾预测失业率会缓慢回落,通胀率变化不大。现在上一个财年刚结束,经济表现究竟如何?

  Blythe:根据ABS的统计数据,上一财年的经济增长了1.5%,失业率目前在5.5%附近,通胀率接近2%,但通胀率上涨得非常慢。这些与我们在上一财年初的预测差不多。

  股市的表现相当不错,超乎了我们的预期。

  Daghlian:经济中的乐观因素都有哪些?

  Blythe:过去一财年中最大的好消息是商品价格上涨,尽管其中有过起伏波动,但总的来说商品价格是高于2015-2016财年初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们的收入。但我们的真实GDP增长是比较弱的,低于我们年初的预期。名义GDP增长了6个百分点,这是近六年来最好的数据。这一增长在过去一年中已在公司利润增长中反映出来,在新一财年中我们可能会看到政府财税有所增加。

  Daghlian:我们已有了26年的连续经济增长,超过了荷兰保持的纪录,我们应该为此庆贺吗?

  Blythe:在这26年中,我们经历了许多重大事件,如本国的金融危机、全球金融危机等,这展现了澳洲经济的韧性。

  虽然如此,今年第一季度我们的GDP增长还不到0.3%,非常差强人意。市场也因此担心澳洲经济的未来。

  2017-2018财年经济增长会更容易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Daghlian:接下来我们展望一下2017-2018财年的澳洲经济。经济整体的表现会怎样?

  Blythe:我认为整体上经济会是不错的。我们的预测有两条主线。一是经济会继续增长,且困难更小。二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都是确定无疑的。

  Daghlian:为什么您认为新一年里经济增长会变得更容易了?

  Blythe:最大的原因是过去几年内拖累澳洲经济增长的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趋势已经走到了尽头,像我前面提到的,我们的收入会因此增加。

  我们还看到,过去几年矿业资本投资下滑成了支出下降和就业市场的压力,但今年矿业90%以上的投资都会回来,经济的一大拖累因素正在消除。

  这些消极因素都在消失,因此经济增长的困难会减少。

  经济增长的四大驱动力

  Daghlian:经济的增长点都会来自哪里呢?

  Blythe:我们认为下一财年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会来自四个领域。

  第一个是商品。矿业投资和建设热潮已经消退,下一个阶段是生产和出口阶段。在未来几年,澳大利亚会成为世界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LNG将成为我们的第二大出口品,对GDP增长可能会有一半的贡献。

  农产品也会成为商品的另一块热点。未来几年农产品的产出会迎来巨大的增长,可能会为GDP增长贡献0.5个百分点。

  第二个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将会迎来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很多大型项目都是需要多年时间建成的,会促进经济的增长。

  第三个是亚洲地区。亚洲的GDP增速在放缓,未来还可能进一步放缓,但收入仍然在实实在在地增长,澳洲的经济也会从中受益。

  第四个是旅游和教育。教育是我们的第三大出口产业,旅游是第五大出口产业。

  另外我们还会看到健康和金融服务业也会越来越多地成为我们的经济增长源泉。未来几年亚洲地区是我们最重要的市场。

  Daghlian:你刚才提到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这一领域的重要性在哪里?

  Blythe:短期来看,它会促进经济增长,中期来看,它会增加收入,提高生产率 。未来若干年,像许多国家一样,我们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这会给收入增长带来压力,政府就必须投入税收来应对这个问题。基础设施投入就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重要方式之一。

  房地产投资热消退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Daghlian:所有的事情都有乐观和悲观两面。刚才我们谈了经济增长的乐观的一面,那么悲观的一面是什么?

  Blythe:有三个方面是我们特别需要注意的。

  一是住宅建设繁荣期即将过去。二是资本对于矿业投资仍然比较谨慎,尽管我们看到非矿业投资在增加。三是消费者。在过去几年,家庭债务水平过高,而且在持续增长,家庭消费变得低迷。

  Daghlian:你刚才谈到住宅建设,你如何看待房地产的前景?

  Blythe:过去几年我们经历了澳洲历史上最大的房地产投资热。这几年我们每年新建的住宅高达22-23万套,这对拉动就业和经济起到了很大作用。但现在这一热潮已近尾声。过去几年我们的人口增长放慢,住房可负担性问题也在恶化。一些银行已经提高了按揭贷款利率

  住宅建设即将回到一个所谓的正常的、可持续的水平上去,新一年的新建住宅量可能会回落到15万套左右。

  私人投资观望有三大原因

  Daghlian:既然经济增长的前景较为明晰,为什么当前企业不愿意投资?

  Blythe:这个问题提得很好。企业不愿意投资的原因林林总总有很多,但是这里我想强调的是政治背景。去年我们举行了大选,进行过政治辩论,政府的提议能否获得参议院的通过,是市场所担心的。

  另一个担心就是经济中是否有足够的最终需求,企业想要在付出投资之前看到有确定的需求。但现在消费比较疲软。

  就我所知,许多公司在进行投资项目估值时,使用了非常高的回报率。我们的一项调查表明,他们期望的回报率为10-13%。

  坦白地讲,在低息环境下,回报率也较低,这个期望回报率是太高了。这就难怪为什么很多项目无人问津。

  家庭负担沉重,拖累消费支出

  Daghlian:在家庭债务和消费支出两者的关系上,你是否看到了什么变化?

  Blythe:是的。很明显,家庭各方面的负担都很沉重。购房要负担很大一笔房贷,工资年增长率为2%,和通胀率差不多持平。同时学费、保险费等都在增长。这些压力都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支出行为。

  虽然房产增值很多,但人们的消费支出并没有因财富效应而增加,反而是在减少,这是未来一年我们要特别注意的一个现象。

  Daghlian:那么需要采取怎样的措施才能改变这一现象?

  Blythe:最根本的是要促进工资增长。整个国民收入增加可促进公司利润增长,接下来会增加政府财税收入,这些部门增加的收入最后会转化为家庭收入的增长。

  家庭收入增长的途径有:利率、减税、社会福利和工资。降息的可能性很小。减税已提上了日程,社会福利有收缩的势头。因此最可能的就是提高工资。

  央行明年“动弹不得”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Daghlian:现在央行是比较棘手的,下一步它会怎样做?

  Blythe:新一财年央行不会调整利率,利率仍会维持在1.5%。受房地产市场和家庭债务的制约,降息是非常困难的,除非遇到大的冲击。至于加息,央行预测未来一年通胀率会在2%以下,加息也缺乏足够的理由。

  Daghlian:新一财年海外会对澳洲经济有怎样的影响?

  Blythe:我认为海外风险虽然存在,但已比过去要有所好转。我们看到各国已经有一些一致的决议,这是过去数年来所没有过的。因此宏观经济更为强健。

  但地缘政治成为一个更突出的问题。未来一年我们要看川普是否能成功推行他的经济政策,欧洲将举行更多的选举。

  地缘政治之外是全球债务问题。尤其是中国的债务问题,如果中国金融失衡加剧,会造成金融系统的崩溃进而影响到整个经济。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会对我们形成冲击。

  我们还需要注意的是,低利率已经存在较长的时间,流动性过剩,现在是时候改变了。因此我们现在倾向于承担这个风险。提高资产收益率,增加收入,寻求资产增值,这都意味着资产负债表上的风险会增加。一旦加息,澳大利亚经济将面临较大的冲击。

责任编辑:张宗健